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脑?#35789;?#38388; > 乐视体育大限将至:王思聪马云逃顶 刘涛贾乃亮们被套牢
乐视体育大限将至:王思聪马云逃顶 刘涛贾乃亮们被套牢
发表日期:2019-02-23 16:27| 来源 :未知 | 点击数:
本文摘要:这是乐视体育承诺上市的最后期限。如若不然,按照乐视体育首轮及B轮投?#24066;?#35758;中设置的对赌条款,贾跃亭、乐视网、乐乐互动、北京鹏翼等乐视体育原股东将承担约 110 亿余元以内的回购责任。
去年夏天,经天津飞鸽公司老板介绍,时任乐视体育CEO雷振剑去往天津求助一个算命先生。
 
算命先生告诉他,你现在身处水中,水已没过腰间,7、8月?#34987;?#26377;一根绳子掉下来,看你能不能抓得住。
 
雷振剑的确获得一次拯救乐视体育的机会,但他不愿放弃对公司的控制权,最终与投资方谈崩。
 
此后,他引咎辞职,消失在人海之中,留下一个“求生不?#20204;?#27515;不能”的乐视体育。
 
时光不停?#21073;?#27491;在逼近2018年12月31日。
 
这是乐视体育承诺上市的最后期限。如若不然,按照乐视体育首轮及B轮投?#24066;?#35758;中设置的对赌条款,贾跃亭、乐视网、乐乐互动、北京鹏翼等乐视体育原股东将承担约 110 亿余元以内的回购责任。
 
贾跃亭远遁海外不归,乐视网基本沦为空壳。乐视体育如同植物人,只差一个法定的破产清算程序。
 
但它又不能死,因为投资者不答应,毕竟仅B轮40余家投资者的投资款就高达78.33亿元。
 
进入2018年11月以来,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发起司法仲裁,请求贾跃亭等乐视体育原股东回购股份或赔偿投资损失。仅从乐视网公告披露来看,请求金额合计约7.5亿元。
 
没错,万达公子王思聪同样是乐视体育的投资者,尽管这笔投资并未亏钱,但他同样加入到追债的行列。
 
这些投资者心里清楚,即便打赢仲裁,贾跃亭回购股份或给予赔偿的可能性也不大。可他们为?#20301;?#35201;执意为之?
 
 
图?#25285;?#20048;视体育位于酒仙?#35834;?#36890;创意广场的办公楼已经退租,被物业贴上了封条。
诉讼枪口对准原管理层
乐视体育现在是一家僵尸公司。
 
寒冬中的酒仙?#35834;?#36890;创意广场,曾经的体育创业独角兽人去楼空,办公楼外贴?#27431;?#26465;。空荡荡的办公室内,唯有一条跑道型的走?#28982;?#19982;体育相关。
 
主事的公司高管早已作鸟兽散,大批离职员工苦苦等待赔偿金和报销款。
 
一位乐视体育智能硬件离职员工告诉腾讯?#29420;?#38236;?#32602;?#20182;在2017年7月离职,离职赔偿金和报销款合计7万多元。打赢?#25237;?#20210;裁之后,他于2018年2月申请法院强制执行,但被法院告知“无法执行无标的的财产”。
 
乐视体育的官网和APP早已停止更新,头条新闻还停留在2018年5月的战报新闻,有关那场群星璀璨的西班牙国家德比——被罚下一人的巴萨2:2战平皇马,梅西和C罗?#21152;?#36827;球,苏亚雷?#36141;?#36125;尔?#27605;?#21161;攻。
 
乐视体育辉煌过。曾几何时,甚至有投资者给时任CEO雷振剑送鲜花,希望得到一些投资份额。
 
贾乃亮、孙红雷、周迅等十多位明星投资人,还以北京银石东方投资顾问公司为主体,参与该公司B轮融资,合计投?#35270;?亿元,持股0.76%。此外,演员刘涛一个?#21496;?#25237;入5000万元。
 
那是2016年,市场上泛滥的资金吹起互联网体育泡沫。伴随着市场资金面收紧,加之贾跃亭造车、造手机引发的资金?#27425;?#26426;,乐视体育如今一地鸡毛。
 
腾讯?#29420;?#38236;》此前报道,2016年4月至6月,未经董事会或股东会同意,乐视体育分多次向贾跃亭控制下的乐视控股打款约42.67亿元。这部分资金流出得到时任乐视体育CEO雷振剑的签字同意,并被贾跃亭用于乐视手机、乐视汽车等业务。
 
乐视控股此后陆续还款10多亿元,截至目前仍剩余约25亿元资金尚未归还。
 
“由于资金被关联公司?#21152;茫?#22823;量业务由于资金紧张而无法进行……乐视体育的违约行为?#29616;?#20405;害了申请人的股东利益,持有股权价?#24403;嶂担?#25237;资成本面临全部亏损。”2018年11月10日,乐视网披露的公告中,作为乐视体育的重要股东、王思聪旗下的普思资本已经发起仲裁,要求乐视体育赔偿经济损失9785.16 万元。
 
王思聪最高时持股乐视体育11.49%,截止发稿,他依?#27801;?#26377;3.96%的股权。
 
另一家核心股东亦以同样缘由进行起诉,但他们更为直接,“枪口”对准乐视体育原管理层。
 
2017年12月,腾讯?#29420;?#38236;》报道,上述核心股东向北京市三中院提交民事起诉书,指控时任CEO雷振剑、董事长高飞等人,违反公司章程,未经合法有效决议授权,而为乐视控股提供约40多亿元借款,请求被告人赔偿股东损失1亿元。
 
由于该案与一般股东起诉公司的派生诉讼不同,是股东直接起诉公司高管,此前并无太多判例可供参考,PE界(私募股权投资)甚为关注。
 
一年过去,该案尚无一审判决结果。
 
“在实践判例中,以股东派生诉讼为由的案件支持原告的?#35759;?#19968;般较大,侵权行为、损害结果、因果关系、主观过错这几个要件均要符合。”北京盈科(上海)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郭韧律师告诉腾讯?#29420;?#38236;》。
 
逃顶者:王思聪、云锋基金
王思聪在乐视体育上的投资并未亏钱,反之,他早已成功逃顶。
 
腾讯?#29420;?#38236;》获悉,2015年5月,乐视体育首轮融资时,万达作为A轮独家投资?#21073;?#20986;资2亿元,王思聪旗下的普思资本作为跟投?#21073;?#21442;与A+轮融资。
 
A轮融资不久,普思资本溢价接下万达持有的乐视体育股权,对价约2.5亿元,再加上自身A+轮时出资约1.2亿元,合计出资约3.7亿元。首轮过后,王思聪合计持股11.49%,当?#34987;?#26159;乐视体育董事会成员。
 
乐视体育两轮融资时正值体育产业大风口。
 
2016年3月进行的B轮融资时,该公司投前?#20048;?35亿元,投后?#20048;?15亿元,相较首轮28亿元的?#20048;担?#20844;司?#20048;?#28072;幅7倍有余。
 
趁着B轮?#20048;?#32763;涨,王思聪展开短线操作,陆续减持?#36164;?#20048;视体育老股。深圳市沧乐投资合伙企业溢价出资1亿元,接盘0.46%的股权。
 
王思聪还将部分股权高溢价转让给自然人陈文。目前陈文持股2.32%,按照B轮投后?#20048;?15亿元来计算,王思聪转让所得约4.98亿元。
 
据此,王思聪出资约3.7亿元投资乐视体育,通过上述两次股权减持,获利两亿元左右。
 
另一家逃顶成功的,是马云、虞锋发起成立的云锋基金。
 
云锋基金作为乐视体育A+?#33267;?#25237;?#21073;?#25237;资超过2亿元。有知情人士对腾讯?#29420;?#38236;》透露,B轮融资时,云锋基金将部分股权出售给上海渤楚资产管理中心、济?#19979;承?#25991;化体育产业投资中心,套现金额已经超过此前投资的金额,并不亏本。
 
经过减持套现及股权稀释后,目前云锋基金持股从7.82%降至3.13%。
 
腾讯?#29420;?#38236;》并未得到普思资本、云锋基金的回应。
 
回购仲裁可能是徒劳
王思聪、云锋基金只是?#20197;?#30340;少数派。
 
早在2017年年中,演员贾乃亮就找到雷振剑,希望大股东回购股份,但被雷振剑劝回。
 
在2018年12月31日的对赌大限之前,越来越多的投资者,向北京仲裁委?#34987;?#25552;出仲?#20204;?#27714;,要求乐视网、贾跃亭控制下的乐乐互动、北京鹏翼资产管理中心(有限合伙)等乐视体育原股东回购股份或赔偿损失。
 
贾跃亭目前实际控制着乐视体育30.66%的股权,是该公司的?#35789;?#20154;和第一大股东。
 
截止发稿,乐视网公告披露的仲?#20204;?#27714;方包括德清凯佼(约1.28亿元)、厦门嘉御(约0.54亿元)、天弘创新(0.89亿元)、济?#19979;承牛?#32422;1.77亿元)、体奥动力(2亿元),合计要求回购金额达7.5亿元。
 
其中,行动最快的当属德清凯佼与天弘创新。
 
10月10日,乐视网公告称,近期公司收到北京三中院的民事裁定书,德清凯佼申请财产保全。北三院裁定,冻结乐视网银行账户及持有所投公司股权,银行冻结金额为357万元。
 
12月4日,乐视网公告称,近期公司收到北京一中院的民事裁定书,天弘创新要求查封、扣押或冻结上述三家原股东名下价值9002.2万元的财产。此前天弘申请的回购价款为 8962.20万元。
 
此外,腾讯?#29420;?#38236;》获悉,还有多家投资机构正准备联手向乐视体育原股东提出回购仲?#20204;?#27714;。
 
乐视网公告这些仲裁申请时先行甩锅,“公司现任董事会、管理层面对诸多历史问题无法得到有效、及时解决,同时面临因现金流极度紧张引发大?#31354;?#21153;违约,进而被动应对诸多诉讼和无法短期内执行的判决,公司金融和市场信用跌入谷底,业务开展遭受重重阻碍。”
 
2018年3月,乐视系另一个知名接盘?#24266;?#21019;董事长孙宏斌?#36291;?#26080;力拯救乐视网,辞去乐视网董事长。此后,孙宏斌亲信、融创CFO刘淑青接任乐视网董事长、兼任CEO。
 
12月13日,刘淑青宣布辞去乐视网CEO,仅保留董事长一职。这意味着,融?#32874;等?#39532;,正在陆续撤出几成空壳的乐视网。
 
截止2018年第三季末,乐视网净资产-3.65亿元,卷入债务126亿元。进入12月份以来,乐视网两次公告称存在退市风险,无力向乐视体育投资者履行回购责任。
 
一位仲?#20204;?#27714;方略?#21592;?#35266;地告诉腾讯?#29420;?#38236;?#32602;?#20272;计没多大意义,讨不回来了,但法?#27801;?#24207;还得走。
 
这又是为何?
 
所谓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,在投资机构当中,作为募集资金并做出投资决策的GP(普通合伙人)来?#25285;?#22312;乐视体育上市无望的情况下,他们需要尽?#28966;?#29702;责任,避免个人担责。
 
一位GP管理人告诉?#29420;?#38236;?#32602;?#25237;资乐视体育的这批基金背后,还有大?#24247;?#25955;户,投资数百万元、上千万元者不在少数,“散户们肯定想要有个结果。我们打赢仲裁回购,即便拿到裁定但执行不了,但至少?#24471;?#25105;们尽力了。”
 
不过,投资乐视体育的基金大多都是单项目基金,并无多余资金用于仲裁,GP还要询问LP(出资人)是否愿意出资仲裁。“有些人愿意打,有些人不愿意,现在存在好多争议,主要就是诉讼成本如何分摊。”上述GP管理人表?#23613;?/div>
 
雷振剑消失在人海
乐视体育尝试过?#36291;齲跃?#30340;主题即“去贾跃亭化”。
 
令人叹息的是,其与地方政府、国企、上市公司等各类金主擦出的只是火花,?#36291;然?#20250;一?#26410;?#22312;自我消耗中消逝。
 
2016年12月,乐视体育寻求B+轮融资,计划融资30多亿元。北京首钢集团有意领投,但给出的?#20048;?#29978;至不足乐视体育B轮215亿?#20048;?#30340;一半,贾跃亭没有同意。
 
2017年5月,乐视体育宣布B+轮融资25亿元,部分新老股东以及中意宁波生态园下属基金参与投资,投后?#20048;?40亿元。乐视体育计划从版权内容转型为体育小镇的开发和运营商。
 
这一略显?#25191;?#30340;融资计划,很快就宣告破灭。
 
腾讯?#29420;?#38236;》获悉,所谓25亿元融资,签署的只是合作框架。中意宁波生态园聘请的德勤会计事务所在调查中发现,乐视体育经营情况并不乐观,最终放弃投资。
内外交困之?#21097;?017年6月,经天津飞鸽公司老板介绍,雷振剑去往天津求助一个算命先生。算命先生告诉他,你现在身处水中,水已没过腰间,7、8月?#34987;?#26377;一根绳子掉下来,看你能不能抓得住。
 
2017年8月,贾跃亭前往香港筹措粮草,计划将其持有的乐视体育30.66%股权中的绝大多数,按照整体百亿元的?#20048;担?#36716;让给一个由数家投资者组成的某财团。
 
按照该财?#35834;?#35745;划,雷振剑可以留任CEO,但新财?#21028;?#37325;组董事会约束管理层,对公司治理结构、决策机制、管理流?#25506;?#34892;全面优化,并提出延期上市的方案。
 
雷振剑借口对该财团身份表示“疑虑”,并要求该财团所派驻的董事必须和他成为一致行动人,让其继续做乐视体育的实际控制人。
 
这一要求在该财团看来是“违?#25104;?#19994;常识”。加之中泽、平安等乐视体育核心股东表示反对,该投资方案流产。
 
随后,雷振剑谋求当代明诚副董事长蒋立章的支持。2017年11月初,两人共同注册成立宁波?#39134;?#20445;?#26696;?#21306;和璧资产管理有限公司。由于证监会同业竞争限制以及当代明城内部反对,蒋立?#36718;?#28176;退出。
 
不久后,鑫根资本?#35789;?#21512;伙人曾强开始入局。
 
2018年1月底,涉诉中的雷振剑宣布辞职。?#20843;?#23425;PPTV解说员周亮赴职,填补雷离职后的空?#20445;?#21193;力维持?#32622;妗?月8日,乐视体育临时股东大会终于召开,主题是讨论曾强提出的重组方案——某?#19978;?#19978;市?#31185;?#25910;购乐视体育。
 
曾强?#29615;?#26366;去洛杉矶找到贾跃亭谈判,贾跃亭提出重组时要完全抹去他欠乐视体育的债务。
 
这?#29615;?#26696;同样失败,不只是因为贾跃亭条件?#37327;蹋?#21516;样还关系到平安、中泽等核心股东再次反对,重组方试图对公司尽调,但财务资?#20808;?#22833;殆尽。春节后,曾强感叹称,“(乐视体育)重组的最后窗口期已经关闭”。
 
“中泽并不同意折价重组,是担心因国有资产流失,从而引发来自国资监管部?#35834;?#38382;责。”一位熟悉此次重组的知情人士告诉腾讯?#29420;?#38236;?#32602;?#20048;视体育屡?#26410;?#22833;?#36291;然?#20250;,与股东、管理层各?#25215;?#20107;脱不了?#19978;担?#32780;散户投资者在重组一事毫无话语权。
 
而今,反对重组的股东不再吭声,前CEO雷振剑已是“失信被执行人”,不见踪影。
 
他们的弃儿乐视体育,“求生不得、求死不能”。
(责任编辑:admin)
热门推荐
  • 娱乐资讯
  • 社会百态